夏虫-叽叽叽叽叽

【我理应高傲地活于此世,永不低头。】
现役高三狗,难产。
杂食,博爱。
实力薄弱,请多指教。
【做一个安静产粮的小透明。】

不明物

  那是一种揉进了心里的难过。


  “源起,”她摇摇头,“不是别人说你是孤独的,你就是孤独的。”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恩,是啊...那么,我想成为对得起‘狂妄’和‘傲慢’这两个词的人。”


  到底是真的感到厌恶,还是在用不适合来掩饰自己的无能。

  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把你们留下。


  人啊,一旦伤心起来,很多事就忘了。哪怕知道他对自己有多好,却还是义无反顾地陷进一种自怨自艾的悲伤漩涡。


  哪怕他有那么喜欢自己,而自己又有那么喜欢他。可难道这样就能让叶修捅了自己一刀的事实消失吗?许博远右手食指的指腹慢慢摩挲着那道至今也未淡化的伤疤,感受着那份快要从指尖燃烧的炙热。

  那个时候是真的很痛啊。


  对于有梦想的普通人而言,最可怕的就是努力的天才。


  我厌恶这世间所有的人类。


  就算不叹气,幸福也还是会溜走啊。


  想要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睡去,然后一睡不醒。


  神大人啊,请把这个世界杀死吧。


  「源何而起?」


  如果你迷恋我的声音,那就来切开我的喉咙吧。


  我是如此,深爱着你。


  这世间最深的欲望,便是求而不得。


  那是从某一天开始,滋生出的愿望。


  但是我,不能说。


  他的敌人是整个世界。


  怎样想都没关系,这就是那一点点的倔强。


  是非对错,皆由人喜好而定。


  爱我,爱我,现在立刻。


  那份滋长了一整个冬天的情感正在耳旁叫嚣着,源起强迫自己不去听,哪怕它已经快要刺破耳膜。凭着低温不足以消灭和抑制而疯狂生长的顽强,它向上伸长了自己的枝蔓,一圈一圈,将源起死死缠绕至无法动弹,然后爬到源起耳边拼命吼叫,妄图唤醒他扼杀了的灵魂。在源起以为空落落的心里,现在已经被这不小心生长起来的家伙占领,似乎从此以往将要生生不息。

  源起感觉自己好像知道有什么在大喊,有什么从他的心里出现,可他强迫自己不去听不去在意。他把自己当成一个傻子,哪怕想要去面对那份未知的欲望已经快要喷发出来,哪怕那份焦躁狂热的冲动已经将他灼得遍体鳞伤,可他告诉自己,你只是一个傻子。

  源起终究还是败在了自己的恐惧之下。

  近乎于本能的逃避和不安把小小的火苗吞噬殆尽,也许冬天还是太冷了吧。源起害怕去听那大的可怖的喧嚣,他害怕一旦放松警惕那个被自己小心翼翼藏起来的秘密就会公诸天下,然后自己就不得不去正视它,接着意识到——

  啊,原来自己喜欢那个人呐。

评论
热度 ( 1 )

© 夏虫-叽叽叽叽叽 | Powered by LOFTER